菜单

吹牛大王历险记,金朝往事

2019年9月18日 - 儿童文学
吹牛大王历险记,金朝往事

  讲罢了埃及的旅行故事,男爵站起身来,准备上床睡去,而在座的听众,本已睡意朦胧,无心谛听,但一听到他提及皇帝的深宫内院,个个都重新精神焕发。他们非常愿意再听些有关内宫的韵人雅事。然而,男爵本人却没有丝毫兴趣,即使是这样,为了不辜负听众们对他迫切而热烈的要求,他依旧讲了他那奇怪仆从的几个小故事,内容十分精彩,他这样的谈来:

有一回,我们和土耳其人打仗。打完仗,我赶着马去井边喝水。马喝呀喝呀,怎么也喝不够,足足喝了几个小时。怪事,我听见背后有奇怪的溅水声,回头一看,不好!我的马的后半截身子被整个砍掉了。它喝下去的水都从后面流出来,淌成了一片湖。
一个士兵跑来告诉我,刚才,就在我冲进敌人城堡大门的一刹那,土耳其人刚好吧嗒一下把大门关上了。于是,我的马就被切成了两半,后半截身子被关在了门外。

  我的先生们,我们还有辰光,一起来喝完这一瓶清凉的美酒,我呢,也要给你们讲些其他旷世罕见的事迹,这些事迹,还是我上次回欧洲之前好几个月遇见的。

在我国古代封建社会,皇帝作为至高无上的皇权代表人物,一喜一怒都会有大批的朝臣跟着沾光或者倒霉。皇帝高兴了,赏;皇帝生气了,拉下去砍头,最不济的,也是拉下去杖责几十军棍。

  总而言之,自从埃及之行以来,我耽在大苏丹那儿,真是得其所哉!皇帝陛下没有我,简直活不下去,所以日夜邀我赴宴。老实说一句,我的先生们,这位土耳其王,跟世上所有的独裁者一样,美馐佳肴总是摆满一桌。不过,这指的仅仅是食物而已,绝对不能作为杯中之物来理解,因为据你们所知,穆罕默德的教规是不准教徒喝酒的。在公开的宴会上,即使是一杯美酒,他们也情愿割爱。“公开”当然是在禁之列,“私下”却往往可以通融,好些土耳其人,真像德意志最虔诚的教士一样,禁令全都不放在眼里,而对每种佳酿,却都有深切的体会。这种情况,连土耳其王也不例外。在盛大的宴会上,一般说来,都有古兰经专家,那就是说,有土耳其众望所归的教士出席,饭前他们必须祈祷“与众共乐”——饭后则用“感谢安拉”的语辞,作为结束,关于酒这个字眼,他们连想也不想。然而,一当撤去酒席,皇帝陛下照例退至内室,把瓶美酒好好享受一番。有一次,大苏丹十分亲切地做了个眼色,要我跟他到内室去。我们进了内室,回身把门锁上,他就从柜子里取出一瓶酒来,说道:“闵希豪生。我知道,你们基督教徒很喜欢喝上一杯好酒的。我这儿还有唯一的一瓶托考伊酒,这酒醇郁异常,也许你有生以来还没尝过呢!”说着,皇帝陛下给我和他自己各人斟上了一杯,然后跟我碰了碰杯。“请,你有什么说的?这是特好的美酒,上口可好?”

在另一次战斗中,我们的指挥官想知道前方的土耳其人有多少门大炮,可是谁也不敢去侦察。还是我最勇敢。我站在一门大炮前,当一颗炮弹从炮口飞出来时,我一纵身跳上炮弹,骑着它向前飞去。快接近敌人阵地了,我又不免担心起来:进去不难,可怎么出来呢?

  我与大苏丹相识,是经过罗马、俄罗斯帝国等使节的从中介绍,由于法国使节的大力推荐,所以大苏丹就委托我专程到大开罗去,为他办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,而且要求我把那件大事,办得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。

皇帝打大臣屁股的事情是司空见惯的,但是,你知道吗?在我国历史上,有一位皇帝反而被大臣在朝堂之上当众杖责。常言道:“老虎屁股摸不得”,何况是“龙屁股”呢?这位被大臣杖责的皇帝便是金朝第二位皇帝——金太宗完颜晟。

  “这酒太好了,陛下,”我回答说;“然而,请允许我讲一句,当我在维也纳时,已故的卡尔六世皇帝陛下赐给我喝的酒,味道着实要比这好得多了。哎,陛下要能尝尝才好呢!”

就在这时,正好从对面飞来一颗炮弹,这是土耳其人向我们发射的。我毫不迟疑地跳到那颗炮弹上又飞回去了。当然,我在空中飞行时,已经仔细数清楚了土耳其人的大炮数量。我把最精确的情报,带给了我们的指挥官。

  我离国启程的时候,仪式非常隆重,还有不知其数的侍从前呼后拥。途中,我只要有机会,就把些十分得力的人员招纳进来,以扩充我的侍从队伍。离君士坦丁堡没几公里,就见到一个瘦骨嶙峋的矮子,他风驰电掣般地从田野里跑来,尽管如此,在这矮人的每条腿上,还系着近五十磅重的一个铅球。看到这副形状,我不胜诧异,便招呼着问他道:“哪儿去,我的朋友,跑得这么快?为什么系了这些重量,使你想跑也跑不快?”

金沙澳门官网 1

  “闵希豪生老兄,你说的话,我向来是尊敬的,但不能相信在这世上,竟有比这托考伊更好的酒了;像这样的酒,从前我曾从一位匈牙利绅士那儿收到过一瓶的,嘿,那人还很舍不得送人哩!”

战争结束以后,我去土耳其首都访问。土耳其苏丹王委托我去埃及办一件非常难办的事,我一口答应,立刻出发了。

  “我从维也纳来,”那个步行者回答说,“已经跑了半个小时了,我本在维也纳一个高贵的老爷那儿当差。今天我辞职不干了。打算到君士坦丁堡找份差使干干。现在没人要我跑得这么快,就在腿上加了些分量,可以减低速度;因为我的老师从前教导我:‘生活有度,人生添寿’。”这位飞毛腿很投合我的心意;我便问他道,他可愿意在我的手下当差,他却立即表示同意。我们从这儿继续日夜兼程,走过了不少城市,不少村庄。离大路不远的绿草如茵的阡陌上,静悄悄地躺着一个汉子,他仿佛像是睡着了似的。然而他并没有睡,却是把个耳朵伏在地面上,是在聚精会神地谛听,不知那十八层地狱里的居民到底在干些什么。

完颜晟(1075年—1135年),女真名完颜吴乞买,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四弟,1123年即位。

  “陛下,这分明是他在戏弄您呐!光说托考伊酒,也有很大的差别。那个匈牙利绅士可没这么阔气的。不妨来打个赌?我保证在一个小时之内,直接从皇帝的地窖里,给您拿一瓶托考伊酒来,而且您一见到那瓶托考伊酒,就会感到别有风味。”

我刚离开土耳其首都,迎面就来了个小人儿。他一只脚上挂一个大秤砣,可还是跑得比箭还要快。他告诉我:3分钟前,我在维也纳。我脚上挂着秤砣,是因为我想跑得慢一点。我很喜欢这个奇怪的飞毛腿,就把他留下做我的仆人。他很高兴地跟着我走了。

  “你在那儿听什么,我的朋友?”

金国初建时,经济基础很薄弱,因此,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坚持勤俭节约的精神,比如金朝的皇宫就很寒酸,简陋的不像样子,就是柳树围起来就是宫墙,殿内就是土火坑,有国事讨论时,皇帝和文武大臣们围坐在炕上地下进行商议。

  “闵希豪生,我看你是在胡扯了。”

第二天,我们碰到一个人,他趴在路旁,把一只耳朵贴在地上。我问他:
你在干什么?他说:我在听田野里的草怎么生长!我又问,你听见了吗?他回答:听得很清楚。对于我,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!我高兴地说:那么你也给我做事吧,你的顺风耳对我有用。他同意了。

  “为了排遣寂寞,我在听听草的动静,它们到底是怎样长的。”

也许这不叫皇宫,只能叫做金朝的办事处,金朝建国初期,办公的地方甚至都不如中原内的州府衙门高级。

  “我不胡扯。准在一个小时之内,我直接从维也纳那位皇帝的地窖里,给您拿瓶托考伊酒来,货号完全不同,您这瓶酸溜溜的酒就会相形见绌了。”

不久,我又遇到一个猎人。他对我说:在柏林钟楼顶上蹲着一只小麻雀,我一枪正好打中了它的眼睛。我又雇佣了这位神枪手。我还在树林里雇佣了一个大力士。他能用一根绳子把整个树林套起来,轻轻一拉,巨大的橡树就都倒在地上了。

  “你能够听到吗?”

完颜阿骨打还专门定下规定:国库里的钱,尤其是军费,除非是打仗才能使用,平时不得随便挪用;实在需要挪用了,也必须由朝廷重臣共同商议,只有全票通过了,才能调拨。否则,任谁动用国库里的钱都要严惩不贷。

  “闵希豪生,闵希豪生!你别捉弄我,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!据我了解,你平日里是个规规矩矩的人,不过——现在我倒要好好考虑,你是不是在撒谎。”

我们走到埃及的时候,遇上一场可怕的风暴。我看见远处有7架风车在发疯似的旋转,山坡上躺着个人,用手指头按着左鼻孔。我走上前去。当他向我敬礼时,风暴立刻停了,他说:我在转动风车。因为怕吹坏了,所以只用一个鼻孔。于是,我也劝他跟我走。

  “噢,这是区区小事!”

金沙澳门官网 2

  “哎,这何从说起呢,皇帝陛下!您尽可以考验我。我最痛恨一切吹牛的家伙,如果我没有履行诺言,陛下,您不妨砍掉我的脑袋。只是我的脑袋并不是不值一个子儿的东西。您该下些什么赌注呢?”

我们在埃及办完事,回到土耳其。苏丹王很高兴,请我吃饭。我喝了他的酒以后对他说,中国皇帝的酒比这还要好。苏丹王不相信,我发誓只要一个小时,就可以从中国皇帝的酒窖里取出一瓶好酒来给他尝尝。苏丹王说:要是你办不到,我就砍掉你的头。我说:
要是我办到了,您就得给我一个人所能背走的那么多黄金。苏丹王同意了。

  “那么你就来我这儿当差吧,我的朋友,反正从今往后,我这儿有用得着你的地方。”

当完颜阿骨打病逝后,完颜晟继位当上了金国的皇帝。最初,金太宗也是继续着勤俭节约的精神,生活得很艰苦朴素。

  “一言为定!我决不食言!如果时钟敲过了四下,而你那瓶托考伊酒还未送到的话,那莫怪我不留情面,只好把你的脑袋砍下;因为即使是我的知交,也不准对我耍弄任何花招。但是,你要是约言不爽,就可以派个身体最强壮的家伙,只要他力所能及,不妨把我国库里的金银钱币、珠子宝石等,一古脑儿地拿走。”

我派飞毛腿去中国京城走一趟。他解下脚上的秤砣,拿着我的信,飞快地走了。可是过去了55分钟,苏丹王的刽子手已经来到我的身旁,飞毛腿还没回来。我急忙派顺风耳去听一听。顺风耳报告我,飞毛腿在北京城外的一棵橡树下睡着了。我立刻派神枪手爬上最高的塔,朝那棵橡树放了一枪。橡树果实、树叶和树枝哗哗地掉在飞毛腿身上,把他弄醒了。他跳起来,揉揉眼,发疯似的跑,终于在一小时只差半分钟的时候,把中国酒送到了苏丹王的手里。

  那家伙一骨碌爬了起来,跟着我就走。跑不了多远,只见一个猎人站在小丘上,手中端了支上膛的长枪,对着碧蓝如洗的天空,砰地放了一枪。

但有一天,金太宗偷偷打开了国库的大门,拿了一笔钱,然后出去享受了一餐美酒与佳肴。

  “这是理所当然的!”我回答说,立刻向他人要来了羽毛笔和墨水,给玛丽亚·特蕾西亚女皇写了张便条,内容如下:

我得到苏丹王的同意,派大力士去苏丹王的国库里取黄金。大力土把苏丹王所有的黄金往肩膀上一扛,全背走了。我们乘船行驶在大海上,苏丹王后悔了,派他的军舰来追捕我们。我让我的大鼻孔仆人在船尾吹起一阵狂风,把土耳其舰队全都刮回港口去了。

  “但愿你百发百中,猎人先生!不过你在打什么来着?除去蓝色的晴空,我什么也没瞧见。”

可是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管库的官员清点国库时,发现了此事,就赶紧汇报给了金国重臣粘罕。

  “女皇陛下,毫无疑问,您是至高无上凯勒父王陛下的唯一继承者。过去我经常在您父王那儿品尝托考伊甜酒,由于他对我这样的启迪,如今恕我不揣冒昧,求陛下是否也可赏赐这么一瓶?但需极品!事关赌注,尚祈俯允。我愿赤胆忠心,重新为您陛下效劳,这是我的保证”等等。

明希豪森真是一个神奇的人!他比孙悟空还厉害!马被砍了半截身子还可以喝水,骑在炮弹上他能飞来飞去!最妙的是跟随他的人都身怀绝技:飞毛腿,顺风耳,神枪手,大力士和大鼻子,他们组合起来真是天下无敌!不过明希豪森最棒,因为他是统领这些人的将军啊!

  “唔,我要试验一下这支最时髦的库享罗伊特的长枪。现在有只麻雀,它正停在斯特拉斯堡大教堂的顶上,我这一枪,要把它不偏不倚地打落下来。”打猎和射击,原是个高尚的活动,我是酷爱成癖,谁要是知道这个底细的话,那他眼下见到我跟那位神枪手很快地拥抱起来,也就不会感到意外。我毫不犹豫,立即把他拉到了我的麾下,这在大家是容易理解的。我们继续进发,又过了不少的城市和村庄,最后来到了黎巴嫩山前。却见在一座黑沉沉的杉木林子面前,站着一个粗壮的大汉,他正把根索子套住了那座林子,用力在拉。“你在拉什么呀,我的朋友?”我问那家伙。

于是,在金太宗召集群臣开会时,他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,只见金国的第一开国功臣粘罕走上前来,厉声质问:“皇上,听说你是私自动用了国库里的钱?”

  因为时间已是三点过五分了,我迫不及待地把这个便条,当场交给我那位飞毛腿,并嘱咐他拆除腿上那个沉重的铅球,十万火急地向维也纳赶去。大苏丹和我两人,依旧在这儿喝着瓶里的残酒,一面却企待着那瓶十全十美的好酒到来。时钟打过了三点一刻,三点半,又打过了三点三刻,而那飞毛腿却还未见影踪。我坦率地说,心头不免烦躁起来;因为我发觉皇帝陛下,不时抬起眼光,向拉钟的索子射去,很想鸣钟把刽子手唤来侍候。当然喷,我尚得到他的许可,在园子里散散步,透透新鲜空气,只是早有几个侍从人员,寸步不离地盯着我。事情这样危急,时针已经指向三点五十五分,我就以更快的速度,差人把我的顺风耳和神枪手叫来。他们毫不迟疑地来到了,我就吩咐顺风耳平躺在地上,听听我的飞毛腿到底来了没有。他却回头告诉我,说那贪玩的家伙,在离这儿很远的地方,已经沉沉地睡熟了,还不住大声打鼾呢,我听了真是吃惊不小!就是这打鼾声,我那位勇敢的神枪手,如果不奔上较高的平台,一时也很难听得清晰,然而等他再把脚尖高高踮起,这才马上失声叫了起来;“我那可怜的家伙呀!想不到这懒汉身边放着那瓶酒,竟在贝尔格兰德的一棵槲树下睡大觉呢。等一等!让我给他搔搔痒吧!”说罢,他立即端起库享罗伊特长枪,往自己的头边一靠,然后把满满的一枪膛火药,统统打在那棵栅树的顶上。槲树顿时下起一场冰雹,老枝嫩叶,纷纷掉下,把个熟睡的家伙打醒了,这时他自己也害怕起来了,想差一点没把时间睡过了头,于是拔腿就跑,等他带了酒和玛丽亚·特蕾西亚托捎的信件,刚刚踏到大苏丹的内室门首,时钟恰好指在三点五十九分半。真是天大的喜讯!瞧,那个贪杯好饮的皇上正在津津有味地品尝着那酒呢!

  “噢,我盖房子要用木料,却把我的斧子丢在家里了。现在我必须想方设法,把这些木料运回家去。”说着,他用力一拉,那一公里见方的整座林子,好像一片芦苇似的。噼里啪啦地在我面前统统倒下。我干任何事情,都是很干脆的。这家伙说什么我也不放走他的,即使要我付出很高的代价,我也非把他雇佣下来不可。我们于是又上路了,终于来到了埃及地界,忽然狂风大作,我很担心,害怕这风会把我和我的车辆、马匹以及侍从人员一古脑儿卷了去,一直送到半空里。这时在我们大道的左边,却有七架风车,它们并排站着,车翼沿着轴心飞快地转动,恰像一个技艺娴熟的纺纱女工,在捻动她的纱锭那样。离这些风车不远的右方,还站着一个腰大十围的胖子,正用食指揿着个右鼻孔。这家伙见到我们在这狂风之中,走投无路,焦急万状,就连忙把他的身子往半边一偏,然后跑到我们的跟前,好像士兵见到他的上校长官那样,毕恭毕敬地对我脱去帽子。这时候,狂风陡然平息,连那七架风车,也顿时停止不动了。这事情的发生,看来完全是人为的。我为此惊诧不置,就对那丑汉嚷道:“你这家伙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是魔鬼耽在你的肚子里了,还是你本身就是个魔鬼?”

金沙澳门官网 3

  “闵希豪生,”他说,“我将这瓶酒占为己有了,你不会见怪吧。你跟维也纳的关系,比我是要强得多哩!你今后一定会弄到更多的好酒。”

  “请你原谅,阁下,”那人回答我说,“我只是为了我的主人,就是那位磨坊老板,在这儿吹些风罢了;我刚才所以揿住一个鼻孔,就怕把这七架风车一齐吹倒。”

金太宗一听粘罕的问话,就知道自己偷钱买酒的事暴露了,他也只得含蓄地说:“大概也许可能差不多有这么一回事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把那瓶酒往柜子里一锁,钥匙随手藏在裤袋里,又打铃唤来了财政大臣。唔,这一连串银铃声,在我耳里感到分外好听。

  哎,他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!我暗自寻思道:我今后回到了故里,想把普天下的奇事,不管是陆地上的,或者是海洋上的,都要谈个周详,万一在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他就可以助我一臂之力了。因而我们双方很快就达成了一笔交易。那吹风手撇下了他的磨坊,跟着我就走。

粘罕继续质问:“你可知道这是违背太祖遗训的?你这属于典型的公款私用,问题很严重。”

  “我现在要把那笔赌帐给你算一算啦!喏,”他对走进房来的财政大臣吩咐道,“我朋友闵希豪生将派来一位身强力壮的家伙,他在国库里能搬得了多少,你就给我交割多少。”那财政大臣对他的主子频频鞠躬,连个鼻子也碰到了地面上,大苏丹却落落大方地对我握了握手,然后让我们两人走了。

  眼下,我们毕竟抵达了大开罗。我在这儿总算天从人愿地完成了任务,而且跟那群碌碌无能的侍从告别,我也觉得身心偷快,唯独几位新招的有用之材,我却当作自己的亲随,跟他们一同取路回家。这时,天气晴和,举世闻名的尼罗河上,动人的景色,美妙到非笔墨所能形容的地步,所以我很想租赁一艘小艇,从水路直发亚历山大海港。在开头的两天当中,旅途的风光,真是旖旎无比。

朝廷之上的大臣们也都纷纷附和。金太宗一看犯了众怒,赶紧站起来自我检讨:“朕承认错了,朕接受处罚。”

  我的先生们,你们可以想象得出,我当时片刻也不敢逗留,要踏踏实实地去奉行大苏丹给我的指令,首先叫我那位大力士带好了长长的麻绳,来到国库里听候我的使唤。等到我的大力士把包裹打好,库内所剩余的东西,恐怕你们也很难挪动得了。我带着到手的财物直奔码头而去,在那儿强占了一艘最大的现存货船,又偕同我的全体侍从,把包裹装好,立即扬帆启程,以求安全,免遭不测。我所提心吊胆的事儿终究发生了。当时,那位财政大臣慌做一团,也不把国库的各个库门关上——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——急忙奔到大苏丹面前汇报,说我怎样完完全全地奉行了他的指令。大苏丹一听,仿佛是五雷殛顶一般,对自己的轻率行径马上感到悔恨不绝!他立即命令他的海军大元帅,统率全部舰队,紧紧追赶着我,还想诬告于我,说我们这副样子,根本不是在打赌。我出海还不到两公里之遥,早已望见了土耳其的舰队,他们扬起了满帆,从我的后面驶来,老实说,我的脑袋,本来还没有完全装牢靠,这时却重又大大地晃动起来了。但是我那位吹风手却从旁说道:

金沙澳门官网,  我的先生们,据我猜测,有关尼罗河每年一度的洪水泛滥,在你们也老生常谈了吧。就在这第三天,众所周知,尼罗河河水暴涨,又过了一天,河道左右两边的陆地,全都溢满了河水,竟达好几公里远近。直到第五天,日薄西山,我那只小艇陡然给什么东西缠住了,我认为这也许是藤蔓植物,或者是灌木树丛。但是翌日清晨,天色明亮,我这才发现船下到处都是熟透了的杏子,味道隽永可口。我们便扔下了测深锤,立刻证实我们的漂浮所在,离地至少有六十尺光景,而且我们的处境,正是进退维谷。根据太阳的高度,估计目前正是八九点钟左右,不料迎面卷起一阵大风,把我们的小舟打翻。小舟灌满了河水,往下直沉,我有好些时候,一直不知道它的下落。我们幸而都得救了,总共八个男子加上两个孩子,统统给大树挡住了去路,岔开的丫枝托着我们的身子,唯独那只小艇,由于份量过重,已漂流他去。我们在这样的处境中困守了三个礼拜零三天,只好用杏子来填饱肚子。至于喝口把水,那是遍地皆是,我也毋庸赘述了。我们受灾磨难的日子,先后经过了二十二天,大水这才跟来的时候那样,重又非常迅速地退走了,到了第二十六于,我们又可以在结实的土地上行走了。那艘小艇,是我们眼里见到的第一件安然无恙的物事。它躺在离原来沉下去的地方不远,只有二百来克拉夫特光景。

粘罕与众大臣经过一番商量后,决定对金太宗杖责二十军棍,用以小惩大诫。于是,粘罕命人把贵为皇帝的金太宗扶下龙椅,生生地打了二十大棍。

  “我的老爷,别这么慌里慌张的!”说着,他走到我船后的甲板上,把一个鼻孔对着土耳其的舰队,又把另一个鼻孔对着我们自己的帆篷,然后呼起一股狂风,来势十分凶猛,不仅把他们全部舰队吹回了港口,连船上的桅杆、帆篷,以及索具之类的物件,统统吹得七零八落,同时也将我们的船只,出不了几个小时,一帆风顺地送到了意大利。然而,谈起我那笔财物,我心里却很不痛快。因为,不管魏玛图书馆馆长雅格曼先生曾经挽回过声誉,但是在意大利遍地都是穷人和化子,而那里的警察,又是十恶不赦,所以我这个心地善良的人,不得不采取严肃的态度,把其中的绝大部分,都布施给街上的化子。至于剩下的钱财,在我去罗马的途中,刚刚踏上圣地洛雷托平原时就被一伙强人洗劫一空。这批先生们要是扪心自问,就一直会感到怔忡不安;因为他们取得这笔虏获,直到今天为止,影响依旧很为深远,就是德高望重的人们,只要取得其中的千分之一,就可以从罗马的教皇手里,为自己、为他们的子子孙孙,赎得过去和今后一切罪愆的豁免权。

  我们把些必不可少的有用东西,一一拿在太阳底下晒干,又从船舱里取走了需要的物件,然后想方设法,重又找到了我们的正确途径。按最精确的计算,我们这次被河水卷走,越过了许多的田园和树林,全程竟达五百五十公里之遥!整整走了七天,我们方才回到了河边,但见滚滚的河水,重又纳人了河床。我们便把这些冒险的经过,统统告诉了当地的一位长官。他待人真挚热情,马上周济了我们日用品,又用他私人的小船,送我们一阵。大约过了六天,我们总算到了亚历山大海港,在那儿登上大船,直抵君士坦丁堡。我受到大苏丹的亲切接待,又光荣地让我晋谒了内宫。皇帝陛下在内宫降尊纤贵,与我挽手同行,为了让我尽情欢乐,又将不少名媛淑女,连同他的嫔妃在内,个个由我自行挑选。

金沙澳门官网 4

  但是,我的先生们,说实在的,现在是我睡觉的时候了。晚安!

  至于猎艳寻欢的事情,我向来不爱夸夸其谈,因此我但愿先生们,晚上能好好将息。

然后,以粘罕为首的满朝文武官员,跪下齐声高呼:“陛下受惊了,请受我们一拜,请陛下恕罪!”

打都打过了,安慰还有啥用?不恕罪还能咋地?金太宗也只能忍着疼喝完端上来的压惊酒后,笑呵呵地夸奖大家:打得好,有理有据、合理合法。

贵不可言的皇帝被群臣当众杖责,成为金国“法不阿贵”的美谈,这件事不但没有降低金太宗的威信,反而获得了群臣对他的赞誉。

本文参考文献:《教科书里读不到的趣历史》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